诺比灵空

邪瓶.性转 part--4

「写在前面的话」
#小哥性转,雷者慎入!!!
#慢热!慢热!慢热!!重要的话说三遍!
#不定时更新!处女文,或许会坑!

“哟~小三爷这是有了哑巴就忘了瞎子啊~”

最先入耳的还是那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熟悉声音。吴邪强按下把手中的茶杯砸向他的冲动,默念三遍:那是我师傅,那是我师傅,那是我师傅,我不能欺师灭祖。

“吴邪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回来了都不知会我一声。”

声音的主人身材颀长,一身黑色长款风衣,下搭皮靴紧身裤,上身却穿了件粉红色的衬衫。手里一只粉红色的诺基亚,修长的手指噼里啪啦地玩儿着俄罗斯方块。粉红色明明是温柔可爱的颜色,却生生被来人穿出了一股杀气。

吴邪动了动嘴,正准备还击回去,又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打断了他。

“小天真啊~来来来,今天都别走了,楼外楼走起来,不醉不归啊!一定要吧小天真给吃穷喽~”

吴邪按按额角,“胖子,就你那小身板儿,再来十个也吃不穷我。”摇摇头还是答应了他们晚上聚餐的提议。

“哈哈哈那说好了啊,今天我就先捡贵的来,不把你吃穷,也要把你吃瘦。”

“没等把我吃瘦,你就先吃撑了吧。”毫不犹豫地反唇相讥。抬手抿尽了嘴里的茶。

“噫?哑巴呢?这才几天就按耐不住寂寞出去勾搭小妹妹了?”黑瞎子见张起灵不在店里,吃了一惊,出声问道。只不过,他的问法让人听了就想揍他,枉论回答。

吴邪显然习惯了黑瞎子的不定时神经,淡淡道“今天收账,他应该和王盟善后去了。”

“善后?又有人不安分了?”青年从手机上抬起头来,问道。

“是啊,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走露了风声。一个两个的嫌自己活不长,蹦跶出来了。”

他们说的“风声”,自然是指“张起灵回来了”这事。“南瞎北哑”不是盖的,哑巴重出山,各方人马自是争先恐后地拉拢。消息灵通的,还知道哑巴跟道上的“笑面佛”吴小佛爷关系不错,吴小佛爷几年前强势崛起,势头盛得让各方人马不由忌惮,虽然现在他的势力还不算是最大的,但花家向来和吴家交好,基本穿着一条裤子。两家联合,就是黑道第一帮也镇不住。吴家刚崛起时,他们维护生意以及地位,明着暗着给那个“青头”下绊子,无所不用其极。也就他命大,没死。搁别人身上早死几百回了。吴家与他们的梁子结得不是一般深。现在“南瞎”已经明显事花家的人了,这要是让他再把“北哑”收归名下,他们恐怕也没几天好活。

于是他们当中一些人便联合了吴邪手下几个意欲反叛的人,准备挑拨哑巴张和吴邪的关系,再制造些混乱,让吴邪自顾不暇,趁机带走哑巴张。

小算盘是打得挺响的。但是吴邪会不知道吗?吴邪压根儿就没给他们把话说完的机会。当他们站出来表示要反叛时,挑衅的话只说了一半,一只胳膊就废了。见他们还要联系外面的人,虽然外面的人已经一个也不剩,但他们还是因为这一个动作,没了两条腿。后来吴邪没自个儿动手,让王萌拖到偏室,照着“规矩”收整了那些人一顿。再把他们拖着扔出去,让外面的人看看清楚。他吴邪虽然从不怕这些小喽啰,但是刚结束了一场“大战”,也累了,想歇歇。总被人盯着的感觉可一点儿也不好。让他们忌惮些,少出来跳蛋,也是好的。

院里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。王盟他们回来了。

吴邪抬眼看了看,王盟换了身衣裳,大概是脏了吧。看看表,:“王盟,你是去环游地球了吗?蜗牛似的,以后出去别说是我的人啊。”

“老板,我已经够快了,在快就超音速了,”王盟哭丧着个脸,“老板你是不知道......”

“行了行了,就你小子,还知道超音速?”吴邪打断他,“别磨磨唧唧的,去楼外楼订一个包厢,老规矩。”

“老板老板,又加活儿,你这个月得给我涨工资啊!”

吴邪没说话,看着他。眼中闪着“你再多说一句这个月就等着喝西北风吧”的危险光芒。

“啊哈哈哈老板你先忙,我去订包厢啦......跟上次的一样对吧......”王盟怂了。

“唉?小哥呢?不是说跟王萌萌一起收账去了吗?没一道回来?”胖子问。

“鬼知道,爱上哪上哪,我又不是他爸,他又不是没丢过。”吴邪斜了胖子一眼。

“嗯?那小哥没回来?他刚才先走啦,还以为他嫌呆着无聊,回来找老板你。怎么,没见人?没想到啊,这小哥就这么跑了?他要是不回来这就是始乱终弃啊老板。等了十年,就这么让他跑了?要追回来啊老板!加油,要有耐力,有恒心,不离不弃,拿出你打击汪汪叫的劲儿来!”王盟小朋友忽地就拿出了当媒人的架势来。

“有耐心个p,始乱终弃个p,王盟,朕听说巴丹吉林那边风景甚丽,你去代朕戍守边关吧,三年期满,怎么样?”吴邪脸一变,摆出蛇精笑来调·戏着王萌萌。

“额......老板,啊不,皇上!小的只想侍奉皇上身边,求皇上不要让小的戍守边关啊啊!小的绝对不嚼您和皇后的舌根了!”王盟怂。

“嗯?皇后?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他们身后一众人表示,已经习惯了。另外,我不认识这两人。

TBC







邪瓶.性转 Part—3
「写在前面的话」
#小哥性转,雷者慎入!!!
#慢热!慢热!慢热!!重要的话说三遍!
#不定时更新!处女文,或许会坑!

消遣也归消遣,总之,他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人“放”出去的。这十年的帐,还一分未动,一点也没清算呢。

一个月前,接他的时候,还以为这人早就化成一堆白骨,死得连渣都不剩。即使还活着,也不会轻易跟他回来,多半是继续窝在哪个斗里,搞个失踪什么的。不过,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着他,上长白还差点死了好几回的菜鸟了。现在小哥要想一声不吭地玩失踪,先问问他同不同意。他吴邪虽势力不算最大的,但联合上小花,在加上他这几年一直“苦练”的推理追踪,还有蓝袍藏人这把利器,就算是小哥,也难逃脱。

来的时候就防着他这一手,一路上明着暗着布置了不少。只要他一声令下,就能围个天罗地网,水泄不通。

胖子知道了他的布置,咂着嘴说,不用这么着吧?他没说话,只是笑笑。
胖子看着他明面上看起来开朗的很,实际上令人脊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的笑,想了想他在道上“笑面佛”的绰号,也笑笑,不说话了。

但没想到,小哥就这么乖乖地跟他回来了。没拒绝,没反抗。

一道回了吴山居,还以为他最多也就呆一两个礼拜。没想到,这一个月,小哥和他形影不离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“朝夕相处”了。

吴邪最初也纳闷过,后来也就懒得深究了,反正事情差不多都解决完了,剩下的残渣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就随他去吧,左右这天下已经太平了,没什么能威胁到他们了。他想怎样就怎样吧。

于是才有了那一个月他俩的“大眼儿瞪小眼儿”。

也不是不知道胖子他们是怎么猜测和编排他们的。逮到他们八卦的每次都会用眼神否认。

但是作为朋友来说,就算是好哥们,无话不谈的过命兄弟,也没有必要限制人的行动,非把人带回来不可。可每次想到他,几年来被血腥和死亡磨砺得冷硬的心就会有一丝小小的松动,想吃了颗未成熟的橘子一样,酸涩带苦。咂咂嘴,却还依稀可辨出一丝甘甜。

硬要把他带回来,其实只是觉得,承受了那么多苦难的他,不应该继续流浪。
所以,就不顾一切的把人带了回来。明着是要给他一个交代,其实只是他头脑一热罢了。

这几天睡眠情况略有好转。

这实是意外之喜。

吴邪从制定计划的四个月小黑屋和开始吸收费洛蒙后,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。

不是梦到费洛蒙里形形色色充斥着仇恨和屠戮的场景,就是各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,混沌躁乱的黑暗,偶瓶邪.性转 Part—3
「写在前面的话」
#小哥性转,雷者慎入!!!
#慢热!慢热!慢热!!重要的话说三遍!
#不定时更新!处女文,或许会坑!

消遣也归消遣,总之,他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人“放”出去的。这十年的帐,还一分未动,一点也没清算呢。

一个月前,接他的时候,还以为这人早就化成一堆白骨,死得连渣都不剩。即使还活着,也不会轻易跟他回来,多半是继续窝在哪个斗里,搞个失踪什么的。不过,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着他,上长白还差点死了好几回的菜鸟了。现在小哥要想一声不吭地玩失踪,先问问他同不同意。他吴邪虽势力不算最大的,但联合上小花,在加上他这几年一直“苦练”的推理追踪,还有蓝袍藏人这把利器,就算是小哥,也难逃脱。

来的时候就防着他这一手,一路上明着暗着布置了不少。只要他一声令下,就能围个天罗地网,水泄不通。

胖子知道了他的布置,咂着嘴说,不用这么着吧?他没说话,只是笑笑。
胖子看着他明面上看起来开朗的很,实际上令人脊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的笑,想了想他在道上“笑面佛”的绰号,也笑笑,不说话了。

但没想到,小哥就这么乖乖地跟他回来了。没拒绝,没反抗。

一道回了吴山居,还以为他最多也就呆一两个礼拜。没想到,这一个月,小哥和他形影不离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“朝夕相处”了。

吴邪最初也纳闷过,后来也就懒得深究了,反正事情差不多都解决完了,剩下的残渣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就随他去吧,左右这天下已经太平了,没什么能威胁到他们了。他想怎样就怎样吧。

于是才有了那一个月他俩的“大眼儿瞪小眼儿”。

也不是不知道胖子他们是怎么猜测和编排他们的。逮到他们八卦的每次都会用眼神否认。

但是作为朋友来说,就算是好哥们,无话不谈的过命兄弟,也没有必要限制人的行动,非把人带回来不可。可每次想到他,几年来被血腥和死亡磨砺得冷硬的心就会有一丝小小的松动,想吃了颗未成熟的橘子一样,酸涩带苦。咂咂嘴,却还依稀可辨出一丝甘甜。

硬要把他带回来,其实只是觉得,承受了那么多苦难的他,不应该继续流浪。
所以,就不顾一切的把人带了回来。明着是要给他一个交代,其实只是他头脑一热罢了。

这几天睡眠情况略有好转。

这实是意外之喜。

吴邪从制定计划的四个月小黑屋和开始吸收费洛蒙后,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。

不是梦到费洛蒙里形形色色充斥着仇恨和屠戮的场景,就是各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,混沌躁乱的黑暗,偶尔还会有为了计划 被他牺牲掉的死状凄惨的幽魂。

最初总也不适应,甚至都有些畏惧睡觉,畏惧做梦。

后来就习惯了。就像他习惯受伤,习惯死亡,习惯计算一样。

但,莫名的,知道有他在家,就隐隐会安心。像从前一起盗墓,只要他守夜,他们就会睡得很安心一样。

梦中依然有幽魂,有仇恨,但是他不再像从前那样用麻木不在乎来掩盖恐惧和逃避。多了那股莫名的安心,他多了一丝直面的勇气。

忽地就滋生出一种“其实就这样也挺好”的滋味来。

其实这几年自我毁灭般的吸收费洛蒙,不断的地受伤,还有墨脱古潼京气候恶劣的生活,以及睡不好觉的夜晚,没有规律的作息,吴邪的身体早已坏得只剩一具空壳。他也知道,在长达几年的过度透支生命后,他的时间怕也没剩多少了吧。

吴邪有时候会想,自己长这么大,也没在爸妈膝前尽什么孝,大学毕业后来长沙开了铺子,过年还会回家。后来走了倒斗这条路,每年也只有年夜饭不会错过。再后来计划开始后,有事连他自己都不知到年份日月,偶有清醒时,不是在沙漠里,就是在雪山上,再就是在医院里躺着。有好久没回去看了吧。自己还真不是个孝子。

还有就是自己把身体都折腾垮了,没几年好活了。迄今为止还没有谈过恋爱,处男一个,恐怕爸妈是抱不上孙子孙女了。

小花也劝过他去相个亲什么的,但是他总提不起兴致来,后来接了小哥回来,更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了。

罢了,姑且就这么拖着吧。自己这个样子,也不好祸害别家小姑娘不是吗?

咳,想的有些远。

吴邪甩甩头,收回纷飞的思绪,回了铺子。

刚才没注意,自己就这么一个人走回来了(吴山居离吴邪的古董店有多远我也不记得了,嗯......姑且就算两条相邻的街,拐个弯就到吧😅😂)。

进了门,找到了这几天翻着的书,伸手取了桌上的茶壶,斟了一杯。

茶有点凉,抿一口,喉咙泛着苦。

铺子里就他一个人,王萌他们是还在善后吧。至于小哥?鬼知道他在想什么。又不是三岁小孩儿,牙床短的一节路,还能迷路?

抿着茶,翻着书。

他不在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习惯真是可怕啊。嘴里都囊着,皱着眉,把这莫名不爽的感觉定义为“习惯”。

呵,心下轻叹一声,自己近来还真是奇怪啊。

正准备好好梳理一下,自己时常这般情绪混乱对他压制费洛蒙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。

吴邪忽地抬头,院里传来喧闹声。

“还真是不让人清净啊。”

【ps:啊啊回头看了看以前写的,泪流满面啊啊,什么鬼?part1和part2根本没有联系。。。嗯。。。看我问的小可爱就先把part1 当做是楔子好了。。。
还有。。。突然发现标题应该是『邪瓶』才对啊啊啊!标题都能错_(:зゝ∠)_】





瓶邪.性转 part--3


「写在前面的话」
#小哥性转,雷者慎入!!!
#慢热!慢热!慢热!!重要的话说三遍!
#不定时更新!处女文,或许会坑!

消遣也归消遣,总之,他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把人“放”出去的。这十年的帐,还一分未动,一点也没清算呢。

一个月前,接他的时候,还以为这人早就化成一堆白骨,死得连渣都不剩。即使还活着,也不会轻易跟他回来,多半是继续窝在哪个斗里,搞个失踪什么的。不过,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着他,上长白还差点死了好几回的菜鸟了。现在小哥要想一声不吭地玩失踪,先问问他同不同意。他吴邪虽势力不算最大的,但联合上小花,在加上他这几年一直“苦练”的推理追踪,还有蓝袍藏人这把利器,就算是小哥,也难逃脱。

来的时候就防着他这一手,一路上明着暗着布置了不少。只要他一声令下,就能围个天罗地网,水泄不通。

胖子知道了他的布置,咂着嘴说,不用这么着吧?他没说话,只是笑笑。
胖子看着他明面上看起来开朗的很,实际上令人脊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的笑,想了想他在道上“笑面佛”的绰号,也笑笑,不说话了。

但没想到,小哥就这么乖乖地跟他回来了。没拒绝,没反抗。

一道回了吴山居,还以为他最多也就呆一两个礼拜。没想到,这一个月,小哥和他形影不离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“朝夕相处”了。

吴邪最初也纳闷过,后来也就懒得深究了,反正事情差不多都解决完了,剩下的残渣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就随他去吧,左右这天下已经太平了,没什么能威胁到他们了。他想怎样就怎样吧。

于是才有了那一个月他俩的“大眼儿瞪小眼儿”。

也不是不知道胖子他们是怎么猜测和编排他们的。逮到他们八卦的每次都会用眼神否认。

但是作为朋友来说,就算是好哥们,无话不谈的过命兄弟,也没有必要限制人的行动,非把人带回来不可。可每次想到他,几年来被血腥和死亡磨砺得冷硬的心就会有一丝小小的松动,想吃了颗未成熟的橘子一样,酸涩带苦。咂咂嘴,却还依稀可辨出一丝甘甜。

硬要把他带回来,其实只是觉得,承受了那么多苦难的他,不应该继续流浪。
所以,就不顾一切的把人带了回来。明着是要给他一个交代,其实只是他头脑一热罢了。

这几天睡眠情况略有好转。

这实是意外之喜。

吴邪从制定计划的四个月小黑屋和开始吸收费洛蒙后,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。

不是梦到费洛蒙里形形色色充斥着仇恨和屠戮的场景,就是各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,混沌躁乱的黑暗,偶尔还会有为了计划 被他牺牲掉的死状凄惨的幽魂。

最初总也不适应,甚至都有些畏惧睡觉,畏惧做梦。

后来就习惯了。就像他习惯受伤,习惯死亡,习惯计算一样。

但,莫名的,知道有他在家,就隐隐会安心。像从前一起盗墓,只要他守夜,他们就会睡得很安心一样。

梦中依然有幽魂,有仇恨,但是他不再像从前那样用麻木不在乎来掩盖恐惧和逃避。多了那股莫名的安心,他多了一丝直面的勇气。

忽地就滋生出一种“其实就这样也挺好”的滋味来。

其实这几年自我毁灭般的吸收费洛蒙,不断的地受伤,还有墨脱古潼京气候恶劣的生活,以及睡不好觉的夜晚,没有规律的作息,吴邪的身体早已坏得只剩一具空壳。他也知道,在长达几年的过度透支生命后,他的时间怕也没剩多少了吧。

吴邪有时候会想,自己长这么大,也没在爸妈膝前尽什么孝,大学毕业后来长沙开了铺子,过年还会回家。后来走了倒斗这条路,每年也只有年夜饭不会错过。再后来计划开始后,有事连他自己都不知到年份日月,偶有清醒时,不是在沙漠里,就是在雪山上,再就是在医院里躺着。有好久没回去看了吧。自己还真不是个孝子。

还有就是自己把身体都折腾垮了,没几年好活了。迄今为止还没有谈过恋爱,处男一个,恐怕爸妈是抱不上孙子孙女了。

小花也劝过他去相个亲什么的,但是他总提不起兴致来,后来接了小哥回来,更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了。

罢了,姑且就这么拖着吧。自己这个样子,也不好祸害别家小姑娘不是吗?

咳,想的有些远。

吴邪甩甩头,收回纷飞的思绪,回了铺子。

刚才没注意,自己就这么一个人走回来了(吴山居离吴邪的古董店有多远我也不记得了,嗯......姑且就算两条相邻的街,拐个弯就到吧😅😂)。

进了门,找到了这几天翻着的书,伸手取了桌上的茶壶,斟了一杯。

茶有点凉,抿一口,喉咙泛着苦。

铺子里就他一个人,王萌他们是还在善后吧。至于小哥?鬼知道他在想什么。又不是三岁小孩儿,牙床短的一节路,还能迷路?

抿着茶,翻着书。

他不在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习惯真是可怕啊。嘴里都囊着,皱着眉,把这莫名不爽的感觉定义为“习惯”。

呵,心下轻叹一声,自己近来还真是奇怪啊。

正准备好好梳理一下,自己时常这般情绪混乱对他压制费洛蒙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。

吴邪忽地抬头,院里传来喧闹声。

“还真是不让人清净啊。”

【ps:啊啊回头看了看以前写的,泪流满面啊啊,什么鬼?part1和part2根本没有联系。。。嗯。。。看我问的小可爱就先把part1 当做是楔子好了。。。】





瓶邪.性转 part_2


「写在前面的话」
#小哥性转,雷者慎入!!!
#慢热!慢热!慢热!!重要的话说三遍!
#不定时更新!处女文,或许会坑!

三月初。
杭州已春花烂漫。
日光微醺,春意正浓。
早上的空气夹杂着春日的生机,轻呼一口气,沁人心脾。
处处泛着轻松的气息。
但一处院墙里,空气黏腻沉重得不像话,让人觉得呼吸也是那么痛苦。
院里大大小小地散落着些 “杂兵”,个个面相凶煞,一看便知是些嗜杀好斗之徒。
此时却全然没有平日的嚣张气焰,早上的日光并不毒辣,但他们一人一头一身冷汗,面色青白,不住颤栗。
这些人战战兢兢地不说话,目光定定地望向院中的正堂,似乎是里面的什么让他们如此恐惧。
然,事实也就是如此。

吴邪摆摆手 ,让手下把地上的人拖出去。
血腥在屋里弥漫开,伸手按按太阳穴,皱了眉。
堂下的人见他皱眉,越发不敢出声。
抬眉看了看坐在副位的小哥,心底无端涌起一番躁动。
后者同他一样,难得的没有发呆,皱眉看着他。
吴邪忽地感到一阵无名的无力感,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吧。计划开始后,他一直是掌控全场的王,这种感觉,只有早年和他一起盗墓时才有吧。
“我吴邪手下不留无用的人。各位都知道。该怎么做,规矩不用我教吧。”
淡淡留下一句话,无视下面的人,把善后的工作留给王萌萌他们,也没管小哥,起身径直出了门。
院子里站着的人见他出来,自又是一番战栗。他们这些人平时么见过,按理说,走到他们这个地步的,没什么会令他们害怕的了。但是久闻吴小佛爷笑面佛一个,心狠手辣,不近人情。但刚才正堂里凄厉的叫声,或许已经不能用凄厉来形容了,那叫声,不像是人发出来的,还是让所有人瞬间出了一身冷汗。他们来的时候被人交代好了,这次来不仅是交帐的,是来造反找茬的。他们也不知道各自老大都说了什么,总之不是好话。但也没想到吴邪竟很辣到如此地步,他们还没收到自家老大的指示,联络外面的弟兄,自家老大就被打残了。看样子是刚起纷争,吴邪就动手了。也联络不到外边的人,以吴邪的手段和行事风格,外面的人,恐怕是被清理了。过了一会儿,他们看见老大们被拖出来的时候,都不由背后一寒,头头们都这样了,他们还能活着出这院门吗?
这些人是来交帐的铁筷子头们带来的,一般来说,一人带个一两个就可以了。何况还有些人来交帐不带人。院里最多站个七八个人。
吴邪瞟了瞟院里这黑压压的一片人,呵,真当他不知道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吗?不过是听到了风声,想来抢「张起灵」这一利器罢了。
是男人骨子里就有躁动的天性,尤其他们这些“激情”惯了的人,那里坐得住,闲的下来。若小哥真想去,他也不会拦着,但绝不会让他重回道上,继续那些颠沛流离,血雨腥风的流浪生活。
当初开始计划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解除纠缠了几千年的谜团,给吴家,给老九门,给那些因此而死的前辈们一个了结,一个交代,一个解脱。另外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不想周边的人一直流浪,在无尽的谜团中挣扎,遍体凌伤。
现在好不容易事情解决了,怎么能让他再回到原来的那种状态?
要下斗,也不回去太惊险的地儿,也不会带生人去,组的都是“亲兵团”,毕竟没有了威胁,下斗就是个消遣,不必像从前那样拼命。

瓶邪

Part 1
吴邪把小哥接出来了。


平平淡淡地,至少比他这两年过的操.蛋生活平淡多了。


现在他们回了吴山居。



吴邪闲下来后,天天窝在铺子里。


基本上,吴邪在哪,小哥就在哪。


吴邪已不在意这些。


管他呢,汪家灭了,人也在这儿了,爱怎样就怎样。



吴邪仿佛年轻了一点儿,像十年前那样,翻着拓本,调戏着王萌萌,忽悠着顾客。可是,有些东西,是抹不掉的。



但小哥跟十年前大不一样了。


虽说容貌一点儿没变,就头发长了点。


眼底也依然古井无波。



但是!谁都知道,小哥十年前对谁都淡漠的很,或者说,外表淡漠的很。十年前,吴邪千里送别,小哥也没多看他几眼。


可人家现在天天啥也不干。大爷一样一坐,端杯茶,或者嘛也不拿,就搁那儿盯着吴邪看,跟看习近平一样,眼睛都不带眨的!而且,不是发呆,很认真的那种看。谁见谁汗颜啊!